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
曾經好多次被母愛感動,曾今無數次把母親謳歌,可今天當我無意中在一張舊報紙上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,心卻被照片上的父親深深震撼了,這張看似平常的照片上有一個普普通通的父親,他的背上背著自己的女兒,可是照片旁邊卻有一個耀眼的題目直射眼簾:“10年,他背著女兒上學”。 十年,多麼艱辛而又漫長的時間,它足以是一個牙牙學語的嬰兒長成一個翩翩少年;足以是一個少年走向輝煌的成年;足以是一個平凡的生命成就一番大事業。然而,這位父親卻用十年背女兒上學,從女兒一年級開始,直到現在女兒已經上了高二,把一個七歲的小女孩,背成了一個十七歲的大姑娘。 女兒是不幸的,三歲時患上了小兒麻痺,儘管四處求醫,但還是落下了殘疾,然而,女兒卻是最幸福的,因為父親沒有退卻,沒有失望,他用脊背勇敢的當起了女兒的枴杖,而且一當就是十年。 十年,三千六百多個日子,女兒換了三個學校,父親搬了三次家,不管路有多難走,日子有多艱辛,父親都沒有遲到過一次,晴朗的日子,他迎著陽光背著女兒,風雨交加的時候,他頂著風雨背著女兒艱難的爬坡,女兒七歲,他背著女兒,十七歲,他依然把女兒從樓下背到樓上,十年,父親筆直的脊背變成了一個彎曲的搖籃,可是,平凡的父親仍然說:“她上到哪兒,我就背到哪兒”。 多麼樸實,卻又多麼讓人感動的一句話! 我也曾在一本書上看過一個父親,他很富有,但面對殘疾的女兒,他卻選擇了出錢懸賞,誰來背他女兒上學,誰就可以得到一筆很高的賞金。一個家境貧寒的男孩勇敢的走了出來,他頂著同學們的嘲笑和諷刺毅然背了女孩三年,直到女孩考上大學,他卻依然把女孩父親的錢退給了女孩,走上了打工路,歲月悠悠,女孩無論走到哪裡,她永遠無法忘記男孩背上的溫暖…… 我想照片的女孩,她無論長多大,走多遠,銘刻在她心裡的永遠是父親的背,因為是他像一頭不知疲倦的駱駝,馱著她一步步走向理想的彼岸。 照片上的父親是普通的,普通的走在人群裡沒人能認出他,然而他卻用自己的背成就了一個不平凡的偉業。 照片上的父親是貧窮的,貧窮的家裡唯一的電器竟然是女兒學習的一盞節能燈;然而他卻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父親,因為他的愛寫在背上! 照片上的父親是默默無聞的,然而,他卻用最平凡,最樸實的愛,給自己的女兒打造了一個完美的世界! 寒風中,我彷彿又看見那位父親依然吃力的背著女兒,走在上學的路上,走在燦爛的陽光下,走在皚皚的暮色裡,走在一條永無止境的寬廣的愛的路上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
過去輕狂的我,總是設法讓別人注意自己,隨歲月一天天長大,自信心被殘酷的世界磨平,平時我盡量縮著身體躲在角落裡,避開陽光,擁進黑暗,恨不得自己消失在無盡的虛茫中。漸漸知道了自己是多麼的弱小,很容易就被打碎,像一片玻璃。漸漸地喜歡起同我一樣渺小的事物——柳絮、塵埃、小溪、落葉,我們是那麼的一樣,不被別人注意,可有可無,守著自己的樣子無聲地生長,安靜地死去。 萬物都是被動的,沒有自己做主的權利,被時間、命運擺佈著。我們無法選擇我們想要的生活,只能適應現在的生活。因此,痛苦會在不經意間襲來,萬物也就學會了忍受,有的進化的異常強大,有的卻處在瀕死的邊緣,脆弱無力。而我就是那麼一塊正從高空下落的玻璃。 我不想和這個世界去爭,我不想傷害彼此,再多的利益我都不想要。我什麼都沒有了,只擁有夢裡的煙花世界,在那裡我安慰自己,在那裡我嘲笑紅塵。過去的是非成敗,人們尊重或蔑視的眼神,那麼攪擾著我的心。現在我都不想理會了,我只想和柳絮一起肆無忌憚地在天空飛舞。 陶淵明說他自己“少無世俗韻,性本愛丘山。”我又何嘗不是呢?只是無知的自己被醜惡蠱惑,漸漸遠離了淳樸安寧的心境。我現在多想要一份真正屬於我的寧靜啊!不現實的人總是幻想著另外一個世界,我就是那麼一個不現實的人,喜歡在小說、神話中尋找安全感,那裡有我的一片世外桃源。在那裡住著一個和我一樣孤獨脆弱的孩子,他有時騎著單車到海邊,站在那裡望向遠海,等候一個永遠不可能回來的人;有時逆著人流垂頭獨行,避開四周經過的眼睛;有時和一隻貓長久對視,互相傾訴自己的生活。 那個世外桃源中還有會說話的風,會幻化的水,穿梭無忌的光影。我相信那個世界是存在的,只是我的直覺還不夠靈敏,感知到很少,那裡說不定還有陰間,有飄忽的鬼魂,是生命最終的歸宿。 我承認我是在逃避,逃避已經成了我的主要性格,這種性格注定不能成就什麼偉事。曾經那麼渴望有所作為,現在才知道那很遙遠,想要進步,最終還是站在原處。我是一個消極的生物,自己的世界也注定灰暗,永遠遮著一層濃霧,站在這一片渾濁中,望著那看不清的前方,忽略掉自己的存在,同柳絮一同碎裂。